<form id="jjdej"><pre id="jjdej"><video id="jjdej"></video></pre></form>
  • 從印刷媒體的本質看直接制版技術的發展前景

    時間:2016-11-11  |  作者:印百圖

      直接制版進入產業應用已經近10個年頭,已經走過了是什么、為什么兩個階段,進入怎么做的高速發展階段。直接制版在我國的應用也走過嘗試的誘導期,正在步入高速增長和大面積采用的時期。無論是設備還是材料,依靠進口已經不能維系中國龐大市場的需求,國內外企業開始在中國演義本土化戰略,紛紛在中國建廠或尋求合作伙伴,這將更大程度加速并推動直接制版在我國的應用。在這樣蓬勃發展的強勁時期,人們關心的焦點基本上都集中在直接制版的技術層面,如成像方式、版材、工作流程管理技術以及配套的數字環境、器材等等。但,只有技術層面的認識是不夠的,至少是不完全的。本文擬從發展的視角,分析在各種媒體多元化發展、紛紛涉足印刷市場的背景下,探討印刷媒體的發展與直接制版技術的關系。
      一、印刷媒體的魅力
      媒體是信息和載體的一種組合,例如,可視信息與以紙為主體的物理載體的組合構成了印刷媒體、聲音與電磁波的組合構成了廣播媒體、可視信息與電磁波的組合構成了影視媒體(包括電視)、信息與網絡的組合構成網絡媒體,……。印刷媒體的誕生要遠遠早于其它的媒體,是一種古老的媒體技術,但在歷次的產業革命中都得到巨大發展,經久不衰,表現出極強的生命力。有人從文化的高度評價印刷媒體,將其稱為“紙文化”。不管這種表述是否準確,但印刷媒體所具有的優勢確實是其它媒體,特別是互動媒體難以比擬的。表1是印刷媒體與互動媒體作為信息載體的特性比較。 

      從表1可以看出,印刷媒體的優越性主要表現在不需要能量維持、攜帶方便、符合人的閱讀習慣、高質量、成本低等五個方面,互動媒體主要表現在信息可以更改擦除、交互式讀取和個性化三個方面。一方的優勢恰巧是另一方的劣勢,因此兩者不是競爭關系,而是互補關系。
      上世紀90年代末期,在世界范圍內開始了一種叫電子紙的開發研究,試圖將互動媒體和印刷媒體的優點融合為一個整體,賦予印刷媒體新的功能,即所謂的“以紙的感覺實現信息的互動顯示”。目前單色的電子紙已經接近實用水平,不久將會得到應用。電子紙也可以看成是互動媒體薄型化發展的一個成果。陰極顯象管的出現使電影的播放空間縮小到米量級,等離子體和液晶顯示屏的出現使顯示器件的顯示空間進一步縮小到厘米量級,有機電致發光器件(EL)和電子紙的將使顯示器件的顯示空間縮小到毫米甚至微米量級。也許有一天人們看電視、看報紙、雜志甚至看書籍都沒有必要在固定的場所、固定的位置,翻動厚重的報紙或書頁,而只需取出放在自己衣袋里的“紙質”顯示器,將其平展開,接上類似手機那樣的無線通訊設備即可。有人預測,電子紙將會成為一種主要的可視信息載體。這從另一個側面反映“紙文化”的價值和持久的生命力,支持各種媒體相互補充、共同發展的觀點。
      二、印刷媒體生產中的有版與無版
      印刷的內涵可以從“印刷”這兩個字得到解釋。在中國印刷博物館可以形象地看到,“印”就是印版,“刷”指在印版表面刷涂油墨和油墨向紙張轉移過程中使用“刷子”的基本操作。按現代印刷工藝過程的分類,前者指印前,后者指印刷。印刷工業被傳統定義為復制加工業的根本原由在很大程度上也來自印版,印版起到大量復制的“母版”的作用。印刷媒體針對大眾化/大批量的市場的特點也來自印版,一是滿足高速大量生產的需要,二是為了降低印刷品的成本。由此可見印版在印刷媒體中的關鍵地位和作用。但是,這種關鍵地位和必要性目前受到數字印刷的挑戰。數字印刷不需要使用印版,屬于無版印刷方式,而且也可以達到與傳統有版印刷相近的速度和質量,還可以實現傳統有版印刷難以實現的“一對一”的個性化生產。
      從本質來看,不管是大眾化的大批量印刷市場,還是一對一的個性化印刷市場,如果不借助印版也能高速獲得高質量、低成本的印刷品,那就完全沒有必要使用印版。因為印刷生產的本質是將可視信息高速、高質量放置到承印物上,與是否采用印版沒有必然的聯系。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因為采用印版,有版印刷只能針對大眾化的批量市場,靠大量復制生產降低成本。也因為采用印版,傳統的有版印刷不可能實現一對一的個性化生產。
    人們通常將印刷市場按照質量和數量劃分,有長版、中版、短版和超短版(一張、一份、一冊)不同類型。傳統的有版印刷(單張紙印刷、卷筒紙印刷)定位在高質量的中長版市場,無版的數字印刷定位在短版和超短版市場,這種分類在很大程度上是按照印刷生產的成本因素來考慮的

      數字印刷的出現填補了傳統有版印刷難以實現個性生產的缺陷,填補了極短版市場的空白,使印刷媒體市場覆蓋范圍得到擴充和完善。因此,數字印刷和傳統的有版印刷也不是競爭關系,而是相互補充,共同發展的關系。盡管短版化是目前印刷市場發展的一個趨勢,但還沒有任何跡象表明批量的大眾化需求和市場會消失。只要存在這種需求和市場,通過母版轉移復制的有版印刷在技術上是一種兼顧可靠、高速和低成本的方法。因此,有版印刷不會受到無版印刷的沖擊,依然有很強的生命力。

        三、直接制版是有版印刷技術發展的必然產物
      印刷媒體技術的發展和演變過程可以用數字化在生產過程中的延伸來表征,即,數字鏈從原稿向印前、印刷和印后,甚至向發行、銷售以及商務層面不斷延伸的過程;也可以用生產整合的程度來描述,即,從必須使用專用設備和器材,各環節相互獨立的孤島式封閉生產向由通用模塊化設備和器材組成的開放式整合生產系統轉變的過程。隨著數字化和生產整合程度的提高,印刷媒體技術在近半個世紀的發展過程中經歷了以照相制版為代表的模擬時代(照相制版),以電子分色機和文字照排機(CEPS)以及以計算機桌面出版系統和圖象照排機(CTF)為基礎的模擬+數字時代,目前正在步入以直接制版和數字印刷為代表(CTP)的數字時代。

      我們目前正處在從CTF向CTP轉變的時代,盡管CTF還可能存在相當時間,但這種交替不可避免,注定要發生。原因非常簡單,因為CTF和CTP兩者的關系不是互補,而是競爭,一方的增長,必然意味著另一方的減少。歐美日等發達地區和國家,圖象照排機、激光照排片和PS版的銷售量近幾年連續下降,而直接制版機、直接版材和數字印刷機的銷售持續大幅度增加。這是CTF向CTP轉換的明顯標志。在我國,盡管CTF依然處在強勁的發展勢頭,圖象照排機和PS版的銷售量仍然持續高比例增長,但CTP的增長已經突破誘導期,開始進入高速增長階段(圖3)。當CTP的增長達到一定程度,其對CTF的影響就會顯露出來,導致CTF的減少。
      DRUPA’95和DRUPA’00對我國CTP的發展和應用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DRUPA’95僅僅一年以后的1996年,我國引進了第一臺直接制版機,開始進入發展和應用的嘗試階段,即,CTP發展應用的誘導階段。DRUPA’00僅僅一年后的2001年,直接制版機裝機量開始大幅度攀升,標志著CTP在我國的發展應用開始進入高速增長階段(圖3)。
      直接制版有在機和脫機兩種。前者的優點是在印刷機上直接成像,成像的同時就完成了墨區設置和套準,因此有開機前準備時間短的優點,特別適合交貨期短的急件業務,但不利的是印刷功能和制版功能不可分離使用,缺乏通用性,也不太適合大幅面印刷;后者的優點是制版機與印刷機分離,制版機輸出的印版可以在不同的印刷機上印刷,通用性高,沒有幅面限制,但需要進行上版、套準和墨區調整等準備操作,開機前準備時間相對較長。因此,這兩種直接制版技術應該有不同的市場定位。不過目前印刷機自動化和智能化程度都很高,特別是由于自動上版裝置和整合生產技術的出現,上版、套準以及墨區調整操作均可由計算機控制,高精度、高效率完成,開機前準備時間大幅度降低,已經不再是生產效率的制約因素。兩者今后的發展還有待時間驗證。

      四、直接制版技術的發展前景
      任何一種技術的發展都可以用市場占有率和時間的關系曲線來描述,一般有兩種基本形狀。一種是所謂的曇花一現的“鈴鐺型”,另一種是長勝將軍的“S型”。鈴鐺型曲線由誘導期、高速增長期、鼎盛期和衰落期構成;S型曲線由誘導期、高速增長期和平穩發展期構成。存在優勢競爭對手的技術一般都承鈴鐺型,例如,前面的提到的照相制版、CEPS、CTF均屬于這類技術(圖4)。照相制版技術在上世紀的60-70年代進入發展的鼎盛時期;CEPS在上世紀的80-90年代進入發展的鼎盛時期;CTF在上世紀80年代末進入高速增長期,目前正處在鼎盛的發展時期。
      正如前面所述,只要大眾化的批量市場需求不消失,印版的關鍵地位和作用就不會改變,而CTP就將成為制版的主要方式。目前還看不到有比CTP更優秀的制版技術,即出現競爭對手的可能性目前還沒有,因此可以斷定CTP屬于S型技術,具有經久不衰、長勝將軍的生命力(圖4)。結合圖3的數據可以看出,CTP在我國已經基本走過了誘導期,開始進入高速增長時期。

      五、結束語
      印刷媒體、互動媒體、電子紙構成了今天視覺信息傳播的媒體家族,標志著印刷市場也開始進入多媒體時代。02年COMPRINT調查報告揭示,被訪者中只有10%左右的回答將來可以沒有以書、報、刊為代表的印刷媒體,從一個側面證實了印刷媒體的生命力和穩定的社會需求。有版印刷在大眾化批量生產方面的優勢決定了直接制版技術必將長期穩定發展,與無版的數字印刷共同構成了完整市場覆蓋的印刷媒體生產技術。

    最新活動
    最近上新
    模板庫
    国产亚洲午夜精品